卡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卡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煤炭企业为什么不限产-【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20:38:57 阅读: 来源:卡纸厂家

煤炭企业为什么不限产?

中国的煤炭市场从四月份以来就一直在下滑,煤炭整体价格下调了近200元/吨。迎峰度夏也未给人们带来值得高兴的事情,许多专业机构预测的几千万KW的供电缺口连一点影子也没有见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煤炭生产企业应主动限产维持价格,为了这一目的,国家有关部门出台了《煤炭工业发展“十二五”规划2012年底实施方案》,要求各地区各企业限产减产,主产区减产目标1.91亿吨。但是根据《中国煤炭报》的报道,山西、内蒙古的产煤量均将打破这一限制,内蒙古的限定目标全年产煤9.2亿吨,减产6%,但是1-8月份内蒙产煤6.8亿吨,增产11.5%,预计全年将超过10亿吨。山西原定目标全年产煤8.1亿吨,减产7%,但是1-7月产煤5.3亿吨,增产10.2%,山西省煤炭生产主管部门还表示要力争达到9亿吨,完全不把国家发改委新定的目标当一回事。笔者节前到山东走了一趟,几大煤炭生产企业不仅仅没有限产,还开动员大会力争完成全年生产任务,还派出大量的销售人员去开拓市场。

从能源经济学的角度来说,对于不可再生的可耗竭资源,在市场形势不好的时候限产是最可取的应对措施,也是国际上市场经济国家普遍的作法。可是为什么在我们国家却行不通呢?

我想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有重点合同保护价的支撑。

重点合同价这十年来一直是煤炭市场的最低价,尽管这个价格每年都往上调,但随着煤电联动,以目前神华集团的5500大卡的动力煤605元/吨(平仓)为基准价,在现行上网电价的前提下,电厂的利润非常高。

同时在这个价格水平下,煤炭生产企业仍有巨大的利润空间。据10月8日的《中国能源报》报道,在9月25日的全国煤炭经济发展趋势分析和政策取向研讨会上,内蒙古伊泰集团副总经理翟德元说,伊泰集团今年利润不但不缩水,还将突破90亿元。而伊泰今年的年产量仅6000万吨,吨煤利润150元以上。

由此可见,在重点合同价这个价格点上,煤电双方达到了市场均衡,煤炭生产企业有生产的积极性,电力企业没有压价的动力,出于对未来的担忧还有主动去兑现重点合同以保持与煤企的良好关系。因此对在这一价格下还有利润空间的煤炭企业来说,根本不会考虑限产问题。

二、中小企业的限产停产给大煤企让出了市场空间。

这几年,国家有关部门反反复复在讲煤炭行业产能过剩问题,但是在市场如此不好的情况下,煤炭主产区的产量不但不减少反而增加,而增产之后,利润还增加。这是否在否定产能过剩的命题呢?

产能过剩是个真命题,这是有确切的统计数字作根据的。之所以出现上述超产现象,主要是不具备条件的地区中小企业和在主产区不具备盈利条件的中小企业的停产,给这些大企业和煤炭主产区让出了市场空间。目前江西、湖南、云南等煤炭非主产区的生产条件不好中、小煤矿大量停产,甚至许多电力企业在过去几年想尽办法买到手的煤矿也都挂牌出售(见9月17日《中国能源报》第三版)。今年去过鄂尔多斯的人都可以看到许多中小煤矿都停产了,甚至鄂尔多斯八大集团中的一些矿也停产了。如果不是这些中小矿的停产,内蒙今年的煤产量可能就不是十亿吨,而是十二亿吨。

三、中国整体经济仍在增长。

中国经济虽然在全球经济整体下滑的情况下遇到了巨大的困难,但中国经济的整体表现要好于全球任何一个国家,所以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都把中国看作是推动全球经济走出困境的发动机。德国总理默克尔九月份访华,更反映出欧盟对中国帮助摆脱债务危机的殷切希望和切实需要。中国经济目前只是放慢了速度,但仍在增长,并且是以一个较快的速度在增长。既然经济在增长,对能源的需求也就在增长。中煤协公布的数字今年前八个月,全国煤炭产量25.7亿吨,同比增长1.08亿吨,增长4.4%,增幅回落7.9%,全国煤炭销量24.7亿吨,增长0.95亿吨,增长4%,增幅回落10.7%,尽管增幅回落,而且回落幅度较大,但煤炭的产量仍在增长,煤炭的需求量也仍在增长。正因为看到这一点,我们的煤炭主产区的政府和我们的具有自身优势的大煤企不仅不减产,还在增产,还在扩张,为全球经济好转后的进一步发展做准备。

四、煤炭企业的内部竞争。

许多煤企之所以不能主动停产、限产,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行业内部的竞争造成的。尽管中国的煤炭行业从04年开始进行大规模的治理整顿,绝大部分的私人小煤企、小煤窑都被清除了,但是寡头垄断的格局至今未形。虽然已有几个特大型的煤企,但它们仍无法完全左右全国的市场,行业内的竞争还相当激烈。尤其是许多行政手段拼凑起来的一些煤炭企业集团,在内部考核机制的约束下,各个矿之间也存在相当充分的竞争。所以许多煤企在拿不准其他企业是否限产、停产的情况下,自己是绝不会主动首先限产、停产,除非已到了煤运不出矿,已无法继续进行生产的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是绝不会停产限产的。

由此可以看出,关于可耗竭资源使用上的“霍特林定律”的作用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也就是只有在形成垄断,至少是寡头垄断的条件下才能起作用。

五、国营企业的老毛病。

国营企业的老毛病使煤炭企业不能在市场不好的时候采用限产办法,其表现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1.由于现在国营企业的领导人不是煤矿的所有权人,所以煤矿资源的未来价值与他们的个人利益没有关系,因此国有煤企的领导人所关注的只是他眼前的责任和利益。

2.企业如果停产限产,在私营企业来说首先采取的措施是解雇工人,而国营企业目前做不到这一点。

3.许多老煤企仍然没有解困,还背着沉重的历史包袱。据《中国能源报》报道,黑龙江龙煤集团目前有26.6万在岗职工,14.2万集体职工,17.7万离退休人员,3.5万固公死亡遗属,共计62万人,在这么沉重的压力下,停产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因为一停产现金流就断了。这样的状况在中国可能不止龙煤集团一家,过去的国统矿可能都存在这种情况,这些过去的国统矿目前都是煤炭生产的主力,所以国家所定限产目标难以达到。

4.不恰当的考核体系。

这个问题不仅指企业内部的考核问题,而且包括政府对企业的考核,上级政府对下级政府的考核。现在所有的考核都是硬指标,对煤矿来说就是产量。而且政府对煤矿的考核,特别是一些地方政府,根本不考虑企业的利润,只看产量,因为只要有产量地方政府就可以拿到他的地方税,而利润只关系到增值税,增值税大头在中央,地方政府并不特别关心,能收到当然更好,收不到增值税我只要能得到我地方该收的税就行了。所以在这样的考核体系下,加之又缺乏产权的约束条件,要想让煤炭企业能在当前的市场形势下采取正确的应对之策是相当困难的。

池州职业装设计

镇江订做工服

德阳订做工服

钟祥工服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