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卡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最短命阳光私募内讧真相疑涉上市公司关联交易

发布时间:2020-03-26 18:30:22 阅读: 来源:卡纸厂家

本报记者 冀欣 钟辉 北京、深圳报道

沉默近一个月,被置于风口浪尖的天津信托沐雪巴菲特一号信托计划的投资顾问,江苏沐雪方面终于出面反击,揭露内讧的背后隐情,指证合作方湖北精九利用信托资产进行违规关联交易,并企图毁灭证据等一系列“恶行”,坚称“清白”,从未挪用账户资金。

这番说辞显然与故事另一位主角的所言有极大出入。1月31日,湖北精九、广东鸿远方面20余人围堵天津信托总部“讨说法”,称江苏沐雪涉嫌诈骗挪用信托资金。此后各种“声明”与“驳斥”从这款信托计划关联的各方手中抛出,各执一词让整个事件变得扑朔迷离,原本合作融洽的几家机构缘何“内讧”的真相也更加引人关注。

尽管截至目前,“沐雪一号”信托计划在临时启动的受益人大会决议下提前终止,据了解相关信托资产已经完成清算分配。但其背后的故事却远未终局,一出利用资本杠杆撬动信托资金、玩转上市公司关联交易的路径逐渐清晰起来。

焦点一:江苏沐雪是否挪用信托资金

1月31日,江苏沐雪的实际控制人沈小平和法定代表人曹姗遭湖北警方控制,案由是涉嫌经济诈骗。

报案方是湖北精九,称被诈骗1.07亿元,并在其总部所在地立案,荆门公安局方面介入调查。而湖北精九、广东鸿远则以深圳凯雷的名义在公开渠道发表声明,直斥江苏沐雪非法侵占挪用信托资金,金额达1亿元,分别拆借给若干身份不明人员。同时要求取消江苏沐雪的投资顾问资格。

这样的说法颇多蹊跷,多位业内人士表示,证券投资信托的资金在托管行设立了专项账户,一旦募集资金进入信托专项账户,只能按照信托合同中规定的途径投资,挪用行为难以实施。

而江苏沐雪相关负责人也明确向记者表示,账户内资金并未被挪用,事实是,在发现湖北精九违规操作行为后,江苏沐雪暂停了其部分信托资金的操作权限,引发湖北精九的不满,这才向警方报案谎称资金遭到“诈骗”。江苏沐雪涉案后,湖北精九便可借此为由向天津信托提出更改投资顾问等要求。

这就不得不提到,在整个信托计划中,几家机构分别扮演的角色以及个中关系。

从表面上看,成立于2012年11月27日,总规模6个亿的“沐雪一号”信托计划,投资顾问为江苏沐雪,优先级委托人为中国银行上海分行,次级委托人为深圳凯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

湖北精九、广东鸿远则作为深圳凯雷的合伙人出现。

实际上,“沐雪一号”在设计上采取了类似于“伞形”化的信托结构,叠加了双层的投资顾问,江苏沐雪聘请湖北精九、广东鸿远充当“第二投顾”,拥有部分信托资产管理的建议权。其中湖北精九、广东鸿远管理信托资产分别为3亿、1.2亿。具体模式为,湖北精九、广东鸿远向江苏沐雪发送投资建议后,江苏沐雪方面审核后再作为自己的投资建议发送给天津信托。

此前,江苏沐雪和湖北精九签订的《投资顾问协议》中曾有如下规定:“乙方(湖北精九)如发生违反相关文件及本合同约定的行为,甲方(江苏沐雪)有权解任投资顾问。”而在这份协议签署后不足几月,单方面终止投顾聘任关系的权限约定就在实际操作中有了兑现。

江苏沐雪方面透露,1月初,在调查了解到湖北精九的违规操作行为后,江苏沐雪方面曾口头警示,而湖北精九始终未做出调整,就此江苏沐雪方面暂停了湖北精九的投资顾问资格。当时,湖北精九对应的信托账户子单元资产,持仓接近2亿元,原本总数3亿元的指示权限仅剩下1.07亿元。

焦点二:湖北精九是否涉嫌内幕交易

按此说法,江苏沐雪停掉湖北精九的投资权限实为内讧闹剧的导火索,并揭开了更多局外之局。

最初引发江苏沐雪注意的,是湖北精九和广东鸿远在信托计划成立后频频买入两家关联上市公司股票的“蹊跷”动作。

信托系统内部交易流水材料显示,从2012年12月27日“沐雪一号”成立当天,湖北精九便通过其掌握的信托子单元大笔买入和卖出多伦股份(600696),截至2013年1月25日,湖北精九交易的子单元共计持有多伦股份1013.9万股。其间,多伦股份从5.64元/股上涨到6.66元/股。

同样,2012年11月27日-12月3日,湖北精九还通过信托子单元,以4.89元/股的价格买入新潮实业(600777)2365.51万股,加上湖北精九一致行动人和原有持股,湖北精九方面持有新潮实业股份超过5%。

值得注意的是,湖北精九的法定代表人是鲜栗,实际控制人为鲜勇,原实际控制人鲜言正是湖北精九通过信托子单元大肆买入的多伦股份的董事长、实际控制人。2012年12月3日,鲜言把其持有湖北精九90%的股份转让给鲜勇。

也就是说,鲜言利用自己一家公司掌握的信托资金大量买入自己掌握的另一家上市公司的股票。“虽然借用了信托公司和另一家投资顾问的壳,但这中间是存在关联关系的,严格来讲这种操作是违规的。”深圳某私募人士向本报记者称,“11月底买入多伦股份是相对的低点,很明显是为了托股价。”

多伦股份公告显示,鲜言2012年斥资3.4亿收购多伦投资从而间接控制多伦股份,转让人正是与其一起掌控“沐雪一号”的广东鸿远的实际控制人李勇鸿。彼时,鲜言因为该交易还被证监会立案稽查。

江苏沐雪向本报记者表示,在与湖北精九合作前也进行了一定的投资资质等方面的考察,但并不知道其背后的情况。

焦点三:内讧真相

1月25日,江苏沐雪以湖北精九“涉及与上市公司多伦股份的内幕交易,违反此前签订的《投资顾问聘用合同》的约定”为由,发函终止了湖北精九的投资顾问资格。

此时,湖北精九信托子单元已持有多伦股份和新潮实业的股票市值约2亿,江苏沐雪此举让其信托子单元中剩余的1.07亿操作权限受到限制,湖北精九买入多伦股份的行为不能继续。本文开头的“诈骗案”就此展开。

更为戏剧地是,江苏沐雪方面对记者表示,此前与广东鸿远达成交易,广东鸿远承诺对深圳凯雷出资5亿,以取得“沐雪一号”次级委托人的实际控制权。江苏沐雪称,广东鸿远一直未缴纳1500万的交易保证金,但深圳凯雷的公章证照目前已由广东鸿远掌控。

深圳凯雷原本是江苏沐雪为“沐雪一号”设立的劣后资金平台,出资2亿认购次级份额,有限合伙人包括江苏沐雪方面的沈小平、曹姗,广东鸿远方面的陈建勇等自然人,以及湖北精九、深圳沐雪(与江苏沐雪同受沈小平控制)、广东鸿远等法人,执行合伙人是深圳沐雪和广东鸿远。

广东鸿远掌控深圳凯雷后,反客为主,不仅终止了深圳沐雪了执行合伙人的身份,还利用次级委托人的身份向天津信托施压。

2月20日,天津信托公告,经投资人大会表决,“沐雪一号”成立不足3个月提前终止,成为“史上最短命阳光私募”。

特殊癫痫的一些表现症状

怎样确定自己是否患上白癜风

牛皮癣患者皮肤干燥补水能能解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