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卡纸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农业风险一个难解的结【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3:12:39 阅读: 来源:卡纸厂家

今年以来,新会区接连了发生了几起污染问题导致养殖户受损的事件,特别是5月下旬新会区三江镇养殖户的南美白对虾大量死亡事件,直接导致了100多亩白美对虾死亡,损失至少在100万元左右。江门作为农业大市,广大农民在农业生产中如何才能避免此类损农事件的发生?在事件发生以后,又怎样才能将损失降到最低?政府部门究竟应该怎样来为农民建立起规避风险的保障机制……在党和政府提出以“三化”解决“三农”问题,加快推进农业产业化进程的今天,这些问题无疑将成为有关政府部门需要认真思考的话题。

事件回放

1、新会崖门60亩禾苗萎蔫变黄

今年3月底,新会区崖门镇黄冲村附近的茶山等地60亩刚插下的禾苗莫名出现萎蔫变黄等生长不正常现象,村民向崖门镇农办反映了情况后,镇农办技术人员十分重视,到现场鉴定后,出具了《关于黄冲村茶山等地禾苗生长出现不正常现象的鉴定》,认为禾苗生长出现不正常现象不是虫害和施肥、施药所造成的,村民怀疑是空气中的不明气体摧残了嫩绿脆弱的禾苗。事情发生后,市、区两级环保部门研究制定了彻底查清事件真相的具体方案,并由镇政府牵头,联合新会区环保局、农业局、林业局等共同成立工作组,负责核定受影响农田面积,组织、协助落实相关补偿工作。

2、新会三江白对虾莫名死亡

5月下旬,新会区三江镇的新江、联和、联合等地的南美白对虾出现了大量死亡情况,造成虾农损失严重。据当地虾农介绍,自从养殖对虾的鱼塘抽进了虎坑河水后,对虾便相继出现死亡现象,虾农怀疑水质有问题。事情发生后,三江镇成立调查小组展开调查,虾农们经过调查发现位于古井地域的某企业向虎坑河排放了污水。古井镇政府也积极介入处理,经协商,双方达成共识,并签订了《调解协议书》。厂方承认错误,虾农既往不咎。三江镇政府也积极帮助虾农恢复生产,尽力挽回经济损失。

3、新会三江养殖鱼类出现死亡

白对虾死亡事件后,6月3日,位于新会区三江镇谢禾村养殖户抽进了虎坑河的水后,养殖的鱼类出现了死亡;6月4日,三江镇谢禾村的汇海渔业有限公司两口鱼塘也因引进了虎坑河的水,造成500多公斤七星鲈鱼死亡。6月3日,养殖户们找到三江某化工厂,发现该厂部分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接排进虎坑河,随即向新会区环保部门举报。

新会区环保局接到举报,派出检查人员到该厂,发现该厂工作人员正在清洗用来装载化学品的大桶,清洗后的部分废液没有经过有效处理就直接排入了西江的支流。该工厂的洗桶车间还没有办理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手续,需配套建设的治理设施未建成就擅自开工,在洗桶车间出水口抽取水样调查结果也超过了国家标准,因此新会区环保局向该企业送达了处罚告知书,并要求其停止洗桶车间的生产。

4、新会崖门甜水村鹌鹑被淹死

6月5日凌晨4时许,雷电交加,暴雨倾盆,新会区崖门镇甜水村学门里附近工地的排洪沟崩塌淤塞,造成了排水不畅顺,雨水夹着黄泥、石块等,越过公路哗哗冲进处于低洼地带的农田。数十名村民自发组织起来,在风雨中搬运石头筑成堤坝欲阻挡雨水,但由于雨水太猛,没有成功,眼睁睁地看着雨水冲进鹌鹑棚舍和农田,造成10多位养殖户约3万只鹌鹑受淹而亡。

事情发生后,崖门镇政府有关领导会同镇畜牧站工作人员,到农户处核实经济损失。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损失,该镇农办和畜牧站工作人员指导农户给鹌鹑喂肠炎灵、开胃药等,采用喷洒消毒灵的办法,对周围地方消毒,以防止瘟疫的发生。在工业区工地方面,则有工人在修复、加深排洪沟,预防在未来的雨水季节再次因堵塞而发生类似事件。

各方看法

农业部门:主动防范农业风险

对于农业风险的问题,新会农业部门的负责人说,目前农民基本上处于被动防御的地位,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很多,一方面是因为地方财力不足,无法提供一些资金来扶持农民抵御农业风险;另一方面是因为政府公共财政每年对农业的投入少,这些投入的费用用于进行农田水利等基础设施的建设都是捉襟见肘,更不用说用在农业其他方面的开支了。地方政府因为财力原因并没有开设种养业风险基金来扶持农业发展,也就是说,农民的种养业风险完全得靠自己来扛。

在无法获得相关援助的情况下,面对农业风险,农民难道就只能坐以待毙吗?农业部门的有关人士说,在目前的情况下,从事种养业的农民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来进行主动防范,如加强水源的检测,及时掌握天气变化情况,冬天给水塘加盖塑料薄膜、稻草等来防寒,加强养殖厂的病菌防护,防止出现疫情等,从而规避风险,减低损失。

环保部门:为种养殖业保驾护航

针对连续的污染影响农业生产事件,新会区环保局表示,将进一步严格执行对企业污染物排放的监测、监督工作,督促企业落实治理措施,确保达标排放。与此同时,环保部门还建立和完善环境污染举报制度,向社会公布环保投诉热线电话,建立和完善环保社会监督机制。

环保部门指出,为防止污染损农的事情再次发生,当农民如果怀疑自己的庄稼或者养的鱼虾被附近的污水或者大气污染,可以提出监测要求,环保部门会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采样检测。

保险部门:农业保险风险大

据记者了解,广东目前还没有涉及农业方面的保险。据江门和新会的一些保险部门表示,保险是一种政策性很强的东西,险种都是由省级以上的公司开设的,市以下的保险公司基本上不能开设新的险种。

至于目前没有农业方面的保险推出来,一位资深的保险业界人士分析说,主要是因为农业风险的控制难度比较大,一方面赔偿额度难以掌握,实际损失也难以查证,另一方面就是操作起来难度大,保险额度和赔付标准制定的难度也很大。如果开展农业保险的话,恐怕大多数时候会出现“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情况。

破解之方:实行农业保险是根本

目前,当人们遭遇到危险或者面临灾害时,更多的是求助于相关部门和保险,然而作为农民,面临天灾人祸时,他们却显得如此孤立无援。作为农业大市的江门,有关农业种养风险的问题不能不引人关注,如何降低农业风险?如何确保在发生损农事件后给予农民必要的支持和法律上的援助,把损失降到最低?能否建立一个相应的农业风险基金,来为农民种养业提供一个安全屏障等等。针对这些问题,有关专家指出,最根本的是要尽快建立起农业保险机制,成立农业保险公司,用社会的力量来化解农业风险。

据了解,在我国,最早的农业保险出现在1982年。2004年,我国第一家专业性股份制农业保险公司——上海安信农业保险公司成立,开启了我国农业保险试点的新篇章。从理论上讲,农业保险公司的出现应该是解决问题的转折点,因为农民有需求,保险公司有市场,但在实际运作中,由于大量因素的存在,却变成了农民有苦衷,保险公司有难处的“两难境地”。据分析,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有以下几点:一是农民收入水平太低,很多农民负担不起保费;二是传统农业比重太大,农业经济组织化程度低,对于保险公司来说,一家一户做农业保险投入的人力和物力太大,只能通过龙头企业和互助合作组织发展入保户,这就使得农业保险的发展存在很大的局限性;三是国家支持力度小,没有相应的一系列政策,一旦遇到大灾之年,保险公司根本赔付不起;四是我国还没有制定农业保险法律,保险双方的合法权利很难得到保护;五是保险覆盖面小,保险水平低,保险公司运作困难。

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呢?国外的农业保险也许值得我们借鉴。从国外来看,农业保险都是由政府财政进行补贴支持的,如对一些巨灾风险实行补贴支持。我国虽然已经提出要建立政策性的农业保险制度,但仅仅是对保险公司免征营业税;另一方面,体制上也缺乏信用担保机构,尤其是农民的可抵押物品有限。一位保险业的专家指出,应将农业保险业务从一般性的保险中剥离出来,建立合作保险制度,完善相关的法律制度,建立起确保农业持续发展和农村长期稳定的保障机制。

武义智能大棚绿色蔬菜方季惟

武汉家装公司哪个好2019武汉家装公司排行榜胶体蓄电池

水产养殖合作社农户基地经营模式的时代来临王铮亮

源头创新赛为智能做人工智能产业领跑者英制螺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