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卡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对话猛人阚治东我很顽强

发布时间:2021-01-07 10:00:13 阅读: 来源:卡纸厂家

阚治东手边一只白色的陶瓷水杯上清晰地印着“张松妹”三个字。当记者问起,阚治东眼睛微闭轻轻一笑,用手轻轻抚摸着杯子:“她来办公室,看这里没有杯子,就把她单位发的杯子带过来了。”

张松妹是他的妻子,2006年阚治东入狱后被禁止探视,张松妹用他在上海和深圳一批朋友的名字给他汇款,借此来传达朋友们对他的安慰。

话题从他的自传与家人开始。

我和他们的历史

我书中有很多人名,这也是他们的历史,我就想这20年如果我不把它写下来,慢慢地没人写就忘了,以后这段历史就成了众说纷纭的历史了。

理财周报:你自传的开篇是1987年离开家赴东京学习证券,但当时你母亲已身患癌症晚期,不久去世。这件事可能对你的人生影响很大,后悔过当初的选择吗?

阚治东:那个时代团中央组织大家出国学习是非常不容易的,不像现在。我母亲含泪坚持让我走,我不能辜负她。我们每个人走过一段路后,有些人会说早知道我就不干这个了,早知道就那样了。好多人跟我说,早知道你就不应该离开上海,不应该到深圳去,到了深圳你不应该到南方证券去,而应该到银联当执行总裁去。

所以很多东西就是这样,如果一步后悔,会永远后悔,走别的路你就不会后悔了吗?我觉得一个男人做一个事情就应该坚定不移了,不能犹豫不决,而是把它做好。

理财周报:为什么写这样一本书?

阚治东:我们现在应该先立法再做事情,当年是先做。但这个现在也有难度,总之要谨慎。另外你可以看到我书中有很多人名,这也是他们的历史,我就想这20年如果我不把它写下来,慢慢地没人写就忘了,以后这段历史就成了众说纷纭的历史了。

理财周报:你怎么评价你这20年?

阚治东:首先这20年是我个人的一个经历,我不算成功者,也不承认自己是失败者,所以我认为这20年是我个人一个阶段性的总结而已。我也没认为我这20年完了就不干活了,我自己还是好想做做的,或许若干年后回过头来,我还会有另外的总结。

理财周报:有人认为你是“证券猛人”,有人说你是“赚钱机器”,你自己觉得呢?

阚治东:说“猛人”有问题,只是我们对新业务接受比较快,我们觉得新业务对社会有好处,于是就拼命去做,但是不等于我们蛮干。

理财周报:你觉得你的遭遇是时代的问题?还是个人性格问题呢?

阚治东:严格说来两个都有,如果说和个人性格没有关系,人家做这个过得太太平平的人也有,到今天不也挺好。如果说没有时代问题,当初证券公司当正职的,几乎十个人最后都被迫离开了。

最早成立的一批证券公司,申银的我、万国管金生、海通汤仁荣都是被迫离开,深圳证券的廖熙文最后回老家去了。后来成立的南方、华夏、国泰,也都是这样,邵淳是因为航空母舰“瓦良格”号审了起码18年,国泰君安也一样。再排除,过去比较活跃的九个区域性的证券公司,福建大鹏的徐卫国,浙江证券的李训,江苏证券的鲍志强,湖北证券的陈浩武,都是如此。

为什么都会有这样的问题,所以我们只能说有个性的问题,也有摸着石头过河过程中必须付出的代价。第一个过河,“吧嗒”一声你就栽下去了,后面就知道这里有坑。

理财周报:这些人中你相对来说结果还算好,有人说你做事情没有私心,所以能平安出来。这是你和其他几个判刑的人的区别吗?

阚治东:实际上涉及司法部门的事情都要谨慎,我今天说他们判错了,司法部门肯定要说老阚你怎么这样说话呢。但我们也在思考这些问题。我们一直说个人道德品质有问题,贪污受贿的话社会不容我们朋友间也不容,这是做人的职业底线,这些人我们根本不同情,我们同情那些根本没意识到的。

上海滩岁月

两个小孩(上海和深圳)斗得太厉害了,后来家长看不下去了,觉得应该教训一下。

理财周报:1996年,申银万国合并,是你最辉煌的时刻吧?

阚治东:也有人认为不应该合并。但那次合并确实我主导的,作为中国证券业第一例并购案,当时工商银行(601398)还不同意,我冒了很大的风险。而且我强调是平等合并,还不敢说是收购。

理财周报:你对现在的申银万国怎么看?

阚治东:他们做得不错。

理财周报:如果你一直是申万的总裁,现在该上市了吧?

阚治东:那是一定的,我当时做申银,凡事都争第一,如果我在,应该轮不上中信。

理财周报:1997年,中央调查组两次来人调查陆家嘴(600663)坐庄事件,有人说你当时没什么问题,是欲加之罪。

阚治东:我们不说这些话,只能说两个小孩(上海和深圳)斗得太厉害了,后来家长看不下去了,觉得应该教训一下,对不对,只能这样解释。

理财周报:当时有人提醒你不要一个人硬扛下来,而且暗示申万买陆家嘴的时候你不在上海,你为何要承担全部责任呢?

阚治东:我自己分析,当时把问题说得比较严重,连《人民日报》都发表评论员文章了,那这个问题最后总要有个结果。必须有人站出来,不是我,就是别人。1997年,张国庆原本也要和我一起受处分,还有广发证券的马庆泉被推出来受处分,但老马现在挺好,做广发基金的董事长。张国庆躲过了1997年,后来还是查出问题了。这又怎么说呢?

理财周报:说说你对张国庆的看法吧。

阚治东:国庆最后是以虚假注资案起诉的,事实上就是君安想逐渐管理层持股。但是证券公司资产都比较大,就是哪怕当时大鹏、君安五六亿,职工管理层要持股20%,也要投一个亿,当时证券公司职工、管理层哪有一个亿啊。他们是想做了,然后逐渐盈利之后再填补回来,按照今天这个做法,干股的概念就是用盈利逐年弥补,当时做这个事情就成了虚假注资了。

理财周报:管金生呢?

阚治东:他很要强,和我斗得厉害。有一次我们俩争上海交易所的副理事长,那是第一届唯一的一个副理事长,老管很在意,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我开始没有什么兴趣,但公司的兄弟们不干啊,非要我上,我后来无奈轻度参与了一下。结果还是我坐上副理事长位子。

但老管的人品,我是不怀疑的。我后来了解到他案子的一些细节,人家劝他炒股票,他说不行;劝他在香港多给自己发点工资,他说要违纪。但他的案子有多大呢,你可以判断。

理财周报:尉文渊呢?

阚治东:这是真朋友。2003年我从南方证券辞职后,包括尉文渊朋友在内的很多人都建议我重新做创投,有一天我们开研讨会,讨论了一下午,各抒己见,没有形成任何决议。会后,老尉对我说,兄弟,还是我们俩搞吧。结果还是老尉从北京找了一笔钱开始搞起来。

梦断南方

当然是没预料到,预料到打死也不去。这个事,跟我自己性格也有关系,也说明这个体制里就容易出这个问题。

理财周报:离开申万后你面临很多选择,为什么去深创投?

阚治东:刚好庄心一在深圳任副市长,分管金融。他是我的老朋友,有一次去拜访他,他就说老阚你还没有正活(指正职)吧,到我们深圳有没有问题,我说我黑龙江都能呆,到深圳有什么问题啊。打完电话第二天我就去了深圳。

理财周报:你是不是高估了领导对你的重托,低估了南方证券的问题?

阚治东:当时是没预料到,预料到打死也不去。这个事,跟我自己性格也有关系,也说明这个体制里就容易出这个问题。

理财周报:你的风控做得很好是吗?

阚治东:当年我不像人家搞什么内控、监察、监视会,我在日本学习,发现一个部门有几个老会计,对公司法国家税法研究很透,将所有业务结合,不触犯国家法律,所以当时我们也有一个专门的结合部。

理财周报:管金生他们没有?

阚治东:老管他们关键是个人说了算,老管如果没有那个权力,他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是规定的,包括南方,每周一次办公会议,所有重大问题必须办公会议通过,形成会议纪要,我现在很多都是会议纪要拿出来,这就是控制个人权力,你的观点可以主导大家,但是大家不会盲从于你。实际上这后来也救了我,说我操纵哈飞,我把所有会议纪要拿给他看,哪条我操纵哈飞的,我们所有的决策都是会议纪要说了算。

理财周报:后来突然被关起来,是什么感受?自传里面提到你夫人差一点对这个世界失去信心,你呢?

理财周报:突然遇到这样的问题有点愤怒这是必然的,但是细想想也就那么回事了。但或者不是21天,210天也许就不一样了。

理财周报:现在你很平和地看待你的经历,包括南方的事情,对一般的人来说挺难忍受的。

阚治东:关键要看怎么看,有的人呢遇到问题容易心灰意懒,怀疑一切。但是我觉得呢事情发生以后要从另外的角度总结,不要把自己心态搞得太糟糕,那就完了。

所谓几起几落,我觉得只要有信念,就永远能起来,所以真正想做事的,谁也没倒下。我看到朱小华做得也挺火的,包括老鲍在深圳搞得也是风风火火。倒下的也有,就是我说的心态不太好的。只要心态没有倒下,你就不会倒下。

理财周报:你的经历中,脆弱的时间长吗?

阚治东:我从来不会有。但如果不是21天,而是210天,也许就不一样了。

理财周报:这个还是你忍受范围之内?你怎么评价你的性格?

阚治东:我不知道人家怎么评价我的性格,我认为我自己的性格比较开朗,我是不会愁眉苦脸放不下一样的,整天就是苦大仇深的,遇到再大困难,做什么事情都会有困难,有困难你自己要想怎么应对它而已。

理财周报:你的一些老朋友复出都不成功,你算是复出结果最好的。

阚治东:首先我不认为我比他们成功,我不比他们强。这样说人家都不高兴,只能说我还比较顽强。也可能是我刚才跟你说的21天和210天的差别,如果210天可能会有影响吧。

做有影响力的公司

我不希望这些公司是变脸公司。所以创业板的关键真正就是做到高成长性,做到真的盈利。

理财周报:你现在的事业进展怎样?野心是什么?

阚治东:2005年成立东方现代产业投资管理公司以后,投资项目收益很好。在业界是比较成功的,好几个公司都在积极筹备。有在香港上市,有在内地上市。我们也在安徽等地高新园区成立风投。我现在的想法就是把创投做成中国有影响力的公司之一吧。

理财周报:对现在创业板怎么看?

阚治东:我认为目前创业板开局不错。但是如果长时间能够保持这种势头,就是我们真得要下功夫。

理财周报:是不是刚开始市盈率太高了,比主板高很多。

阚治东:刚开始太强势了,造成这种情况,今天很多都是股市一样的,竞价竞到这样一个价格,我认为未来创业板关键主要是上市企业的质量,今天为什么市盈率高,大家看好你的高成长性,今天是80倍,如果盈利能增加一倍,那你不就是40倍了,你盈利再提高不就是20倍了么,香港的不成功我认为就是上司公司质量不行。

理财周报:你认为第一批上市的28家公司可以吗?

阚治东:目前可以,但是我不希望这些公司是变脸公司。所以创业板的关键真正就是做到高成长性,做到真的盈利。

理财周报:复出为什么要搞创投?为什么和尉文渊合作?

阚治东:辞职离开南方证券,当时有很多朋友已经在外面做的说,我们出资本你来管理,后来在上海开了一个东方现代管理筹备会,会议开得太热烈了,每个人都很有想法,每个人都夸夸其谈,最后开了一个下午,没有达成协议,尉文渊跟我说老阚,没法干,要干我们两个干,你要多少资金。最后为什么和尉总合作呢,因为他最务实的,有的人真投资,有的假投资,有的人对投资领域想法很多。

理财周报:现在所有人都在做创投,是不是过热了一点呢?

阚治东:明年投资不足,中央经济会议要求进一步拉动内需,所以我认为投资多没阻碍的。现在中国确实需要民间资本,不应该单独叫VC或者PE,叫民间投资,我认为今天创造财富效益不是坏处。

理财周报:当年深创投的模式为什么成功?

阚治东:当年深创投深层次原因,一个是政府资金要放大,今天说政府引导就出台引导政策,当年深圳市政府说6个亿,就是他5个亿引导过来1个亿,新加坡大马戏过来,全国各地投资资金流过来,投资能力达到30以上,都是引导资金的作用吗,不是政府搞什么项目,就整体守着5个亿6个亿。其二不要画地为牢,深创投当年投资不少都是外地项目,哪里能挣钱到哪里去,人家马上就过去了,人家是看中你深圳三四平方公里嘛?人家是看中960万平方公里国土的市场。

理财周报:你现在在复制当初深创投的模式吗?

阚治东:深创投的模式也可以COPY啊。

理财周报:你现在资金主要投在哪里?

阚治东:我们主要做民企的,政府的也有,这次安徽高新园区出了9000万,皖南电力出了1.2亿。我们在安徽又搞了一个高新创业投资公司,两个都是大国企的背景。这两个都是专门做安徽高新产业园区里的项目,而且批量生产,这10家都在积极准备上市了,我们利用资金积极地推他们一把。

理财周报:你现在搞创投是PE比VC多吗?

阚治东:实际上想做VC的,最后做成PE了,想做PE的,后来做成VC了,无非看投资时间长短么?就像风机,当时才80千瓦,我们拿了一个技术,重头筹划,运行公司,公司注册基地放哪里,生产基地放哪里,你说VC不VC啊。现在搞VC最起码公司办了一半进去了,我们公司还没办就进去了。

但今天人家都说我们像PE了。有些公司本来打算做PE的,但是一投四年也出不来,就成VC了。

南京皮肤科医院排名表:引发湿疹的病因是什么?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在哪个位置_白癜风可分为五型二类二期 白癜风会出现什么症状呢

重庆市哪个医院白癜风专业

上海哪家医院看肾病比较好

上海女性要怎么预防宫颈糜烂好呢?

重庆九龙坡牛皮癣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