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纸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卡纸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服装网孙伟挺:像做工艺品一样去经营自己的企业

发布时间:2019-08-16 15:57:17 阅读: 来源:卡纸厂家

2014年9月13日下午,由中国纱线网主办的2014纺织营销高峰会议在杭州市顺利召开,来自400多家纺织企业的董事长、总经理、采购负责人、营销负责人等共计近600位行业人士共同参会。会上,华孚色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孙伟挺先生就“当前纺织行业发展形势若干问题的探讨”发表了精彩报告。

以下为报告整理:

受王总的盛情相邀,今天非常高兴能与大家共同探讨当前行业存在的问题以及我们的出路,我想这也是我们所有企业每天都必须面对的问题。

华孚色纺是深圳的上市公司,公开资料网上都有,所以在此我就不再向各位介绍明细。2013年华孚实现营收62.40亿元,目前拥有135万纱锭,是一家以生产色纺纱为主的企业。

当前纺织企业在深层次调整中困难重重。

对于当前形势的看法,目前互联网上,各种各样精彩的归纳都有。从眼前来看,按照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王天凯会长所讲,中国纺织业正处于深层次调整之中,我觉得这个说法是比较聚焦的。因为棉花政策的扭曲,导致国内外棉花差价,给我们的行业带来深重灾难。目前棉花出现断崖式的跌价,2010年、2011年的惊涛骇浪,我们还记忆犹新,而现在断崖式又要到来,大家都在猜测,到底是16000元/吨的价格,还是15000、14000,甚至是13000?当前的趋势是越来越向下,国家的希望是16000元/吨,但是现在看来,这个价格还要往下,毕竟有1000多万吨储备棉库存在国库。市场绝不会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因为供求关系、整个的经济以及行业的背景都摆在这里。

同时,招工难、稳工难所导致的刚性成本的增加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所以在中国,尤其是在集聚了中国纺织工业80%比重的沿海五省,一般性的制造业已经举步维艰,很多企业已经亏损或者倒闭。前段时间我们浙江棉纺织行业协会刚开过会,浙江省也有20%多的企业倒闭。在这一波行情中,有些企业温水煮青蛙,一年熬不过一年。

此外,企业也面临着环境保护问题,现在越来越多区域不允许高污染、高能耗企业的存在,这不光是成本的问题,因为企业可能连生存的资格都没有了。

以上所说的都是当前摆在我们眼前的一些实际问题,当然对于企业内部来讲,还有现金流问题、销路问题、开机还是不开机等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相信我们的企业都是感同身受。

产业链终端、金融、虚拟经济对纺织服装制造业的冲击将越来越大!但就消费者需求的长期趋势而言,我们对纺织服装业的发展应保持信心。

从长期或者中长期看,我们更有可能面临着一些平时感触不深,但影响更大的一些压力。

首当其冲的我认为是行业两极分化、终端为王的趋势对整个纺织服装产业的挤压。提到服装,尤其是休闲运动类的服装,不论是国际上的“四大天王”,还是国内的“四大天王”,他们的营收增长和营收利润率总体都是很好的,这个“很好”意味着市场份额和财富的集聚在加速。因为供大于求,所以挤压是必然的,一定要挤压到供求平衡,或者供不应求,这个时候才会释放出反方面的再分配。当然大也有大的难处,比如一些大型的终端品牌想找一个大型的制衣厂也很难。从总体看,各种产业链的重新分工、重新分配的趋势是不可阻挡的,留给中小企业赚钱的空间会越来越小。

第二个方面是在我们中国很普遍,在国外相对少一些的,即金融对产业的挤压。中国的银行是由政府垄断的,大家从数据都看得见。26家银行类上市公司的利润总额从去年到今年上半年,都是和其余的2000多家上市公司的利润总额是对等的,这就说明银行利用它的存贷差,包括他的“影子银行”所获取的高利差,将制造业的利润都吸到了自己的口袋里。尽管国家大力提倡要振兴制造业,要照顾制造业,要对制造业进行倾斜等,但是在市场层面上,银行是不完全听政府的,因为政府不为他们买单。未来的虚拟金融对制造业的挤压还会越来越厉害,如果制造企业没有一些金融风险防范意识,就很难在市场大潮里抵御成本和风险的压力。

第三个方面是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的挤压。现在言必称平台,但平台一旦形成,也就是平台上面跳舞的人苦日子的到来。平台越大,在平台上跳舞的人难度系数就越高,真正的舞者、王者并没有几个。这就与澳门的赌场一样,真正的赢家十有一、二,而十有八九都是亏本的买卖。大家可以去调查一下,比如在阿里巴巴里做天猫的,或者是做O2O的,有多少企业是赚钱的?有多少企业是亏本的?虚拟经济不断地为就业或者说创业提供方便的同时,其财富也在加剧分配,胜负的比例不像传统的制造业靠劳动创造价值,并不是“收入-成本=利润”这个简单的公式所能算清楚的。

无论是产业链的终端、金融,还是虚拟经济的平台,对制造业的冲击将会越来越大!在这样的背景下,做制造业肯定是一件苦命的活儿,这个基本判断是肯定存在的。所以社会上也就存在着大量的家族企业中,他们的第二代或者是第三代都不愿意再继续从事制造业的现象。但是全球的所有国家都是以制造业作为中坚力量,只有这样,这个国家才会强盛。无论是德国还是日本,包括美国在内,他们都是以制造业作为主体的。虚拟经济不创造价值,它只是分配价值,而不增值,这一点学过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人应当非常清楚。所以没有好的制造体系,没有强大的制造产品,这个国家要想强盛也是不可能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如果看机会,就长期而言,对制造业的信心应该是要有的,尤其是纺织服装产业,我们还不能简单地把它理解成制造业,更应该理解成一份时尚产业。随着趋势的不断变化,以及消费者大规模定制下个性化的、小众化的需求,不断地去创造一些营销故事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所以我认为只要有人在,只要人越来越多起来,只要每个人的人均收入越来越高起来,只要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人均的GDP系数超过了温饱线,那么人们对美的需求和追求,一定会对服装产生刺激作用,会给纺织服装产业带来可持续的发展。对于这个看法,我是坚定不移的。

要将纺织品当成工艺品去做!如今的行业背景已不适合中小企业一味扩大生产规模。企业发展要明确定位,读懂客户的需求去营销和创新。

纺织服装产业到底应该怎么办?之前,我也讲过要实施三个三分之一战略,简单说,就是三分之一“向上走”、三分之一“向里走”、三分之一“向外走”。三分之一“向上走”:沿海的省份,尤其像浙江、广东、江苏这些纺织工业发展时间比较长、基础比较好的地区,要把研发、营销的总部,再加上高端制造留下来,做到“向上去”;三分之一“向里走”:像中国的中西部,可以做一些性价比的中端制造。三分之一“向外走”:标准品的制造应该大胆地向国外走出去,像依靠要素成本、就近市场供应、劳动附加值比较低的产品必须走到国外去。我认为,这样的格局才能消化、平衡目前中国纺织服装产业的出路问题。当然,每个企业情况都不一样,所以每个企业在制定企业战略时不能跟风。

上个月召开浙江省棉纺织行业理事会扩大会议,因为我是会长,我在会上也讲过这么一段话:三十多年了,走到今天,我们所要深层次思考的话题不再是将搞好企业作为目的,而是将“搞好企业的目的是什么”来作为目的。生产的目的是什么?生产的目的不是为了静静地享受增长的财富所带来的满足感,而是应该首先将自己的人生定位到新的阶段,要以为有良好品质的生活去生产让人们快乐的产品来作为我们的追求,这样一来你势必会调整甚至是调低你的期望值。尤其是对中小企业而言,如果你还尚未搞大,或者说你也难以搞大,我劝你还是不要搞大了。

最近几年,我对欧洲、日本,包括美国的一些家族企业有比较大的兴趣,因此做了一些考察和调研。比如欧洲,无论是意大利,德国,还是法国,一般而言,拥有10亿欧元左右的家族企业都是四代同堂,他们不是以企业的利润多少来作为追求目标,不论是做服装还是做纺织,而是将这个企业作为大家共同聚会的场所,因为人总归是要做一些事情,否则怎么打发时间?天天在沙滩边度假也不是个办法,一定要有个场所能让大家聚在一起,所以家族企业里的这些人每天都会很快乐,他们是在非常简单、非常宽松的生产环境里工作,彼此之间看不出谁是老板,谁是打工者,其乐融融,自然而然地生产出精细的、高质量的产品。不像我们,有可能采取的是凶神恶煞的,以自己为主导的现场管理。我觉得这一点我们要进行调整,如果这一点得到调整,我们的天地就会变得非常宽广。这种模式如果不调整,有可能路会越来越行不通,95%的企业会行不通,所以我认为要对自己的命运做一个重新规划,这样你的企业才会得以重新规划。所谓“再规划”,我觉得就是定位问题,首先你的选择和定位要清晰。我们每个企业,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如何定位,在整个产业链里充当什么样的角色,去占据有利地位,我觉得非常重要。

每个企业之所以存在,都有它的理由;之所以发展及拥有机会,也有它的理由。内在能量的释放能不能持续,关键是要看它的内部管理系统,尤其是人才系统能不能可持续,这些问题都是综合性的,所以显得非常重要。有些企业可能现在很小,但是拥有巨大的能量,有整合聚焦的能力,可以迅速扩张,当然可以继续做大。但是有些企业是无论如何也扩大不了的,那就眼睛向内,将纺织品当成工艺品去做。只要你有做工艺品的心思,没有一个纺织品是做不好的,没有一个纺织品是卖不好价格的,也没有一个纺织品是不赚钱的,当然不能赚大钱,不能跟马云去比。在这个产业链中,做主角去整合平衡是一种定位;做好配角,让人家少不了你,成为他的有机组成部分,这也是一种定位;哪怕做个螺丝钉,也可以做到非你不可,因为少了这颗螺丝钉,机器的紧密度可能不行,所以做好配角也是一种定位。定位就决定着你的战略的开始。

今天召开的是纺织营销高峰会,我想说的是,营销并不是你对客户讲我的产品有多好,营销应该是你能真正地读懂你的客户需要什么,在他还没有很清楚地表达出来的时候,你已经把产品给了他,这才是真正的营销。我们现在纺织服装产业链的营销谈不上真正的营销,对营销的理解力是非常有限的,对市场的趋势以及对客户需求的洞察也是非常有限的。大量存在的是价格战,大家打来打去,80%都是价格战,到最后大家都越来越累。只有去满足你的下一道客户的需求的时候,真正把握他的核心需求的时候,你才会有差异化。到这个时候,你可以开放式地交流,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不用担心自己的企业有什么核心秘密被别人偷去,因为根本偷不去,这是长时间经验的积累,是不可取代的。反而言之,凡是可以取代的,都不是核心竞争力。所以,一个企业能力的培养是从营销开始。

除了营销以外,支撑一个企业的还有创新,要与时俱进,在各个不同的阶段都要进行创新。在我们纺织服装业,尤其是纺织制造业,过早的创新是自杀,过晚的创新也是自杀,所以难点不在于创新对不对,因为创新很重要,这个道理谁都懂,难的是什么时间做出什么样的创新去满足营销的需求。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有了创新的手段,你才能满足营销的需求,因为需求是不断变化的。需求有时候就像一个古董,不同的时间去看需求,需求也是不同的。什么时候你能读懂需求,你的创新手段又能支持营销,支持你满足客户需求,这对一家企业来讲是至关重要的。

我跑同行企业比较多,在这个背景下,还有很多同行在大规模地进行机器换人,我个人是持保留意见的,因为这要看企业的状况,如果这家企业是以立足于规模制造、高效制造来作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那你可以这样去做。尤其是浙江,我是很反对这种大规模、高强度投资的,或者以机器来替代人的管理,这种都不符合工艺品的原理,这也不符合前几年中国纱线网主编王果刚曾说过的一句话:浙江做什么?浙江是做点心的,不生产米饭,也不生产面条。浙江做的都是点心,就像广东的早茶一样,所以我们只能用做工艺品的思维。一般来讲工艺品都是用旧机器来做,越旧越好,因为越旧,人家越难模仿,越难以做到。如果能用先进生产力来解决,这种产品是最容易被模仿的,技术也是最容易被别人所攻破的。对大多数的中小企业而言,千万不要在硬件上投入很多钱,而是一定要在软件上发力,加强对人才的投入、环境的营造,加强氛围的建立,让你能真正拥有创新的源动力去支撑你的营销。这样去聚焦,我想大家能各得其所,因为市场是可以不断细分的。20年前我下海创业的时候,色纺纱应该说还只是一个产品,当时最强盛的是日本和韩国,日本已经有下滑的趋势,韩国当时有五十几万纱锭,当时也没有一家完全生产色纺纱的企业,大多数都是10万锭以内的规模,有个3万锭做色纺,还有6、7万锭做坯纱,或者再加一点筒子染纱。这在当时是前沿型的发展模式,在发达国家比较多。在此我用华孚作为案例,只想说明其实纱线行业是可以细分的,维度很多,比如以材料区分,还可以按工艺、技术等区分,可以有N个维度,做成几十万个产品体系,这几十万个体系也都是可以进行细分和再细分的,将企业毕生的功力和实力聚焦到这个点上去,你一定会发光发热。所以,我认为现在的出路是缩小规模,而不是扩大。只有这样才能走出一条相对自由,也能达到让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兼顾性状态。

我们这一代很累,上有老下有小,又处于一个转型的社会,各种各样的矛盾都等着我们去解决。如果我们不去解决,没有人能帮助我们解决。都人到中年了,身体变得很重要,如何兼顾?只有自己去找路。

我没有什么准备,只是平时自己一直在想这些问题,也在做这些问题,随口说说,供大家参考。如果大家有兴趣,我们可以共同学习,相互交流、探讨。

色纺纱较白纱而言,拥有更广阔的市场空间,但棉纺企业需看清市场竞争格局,谨慎进入。

王果刚:孙董刚才的演讲,看似漫不经心,但实际上有很多值得回味的地方,特别是在座的企业老板、一把手,对企业的战略定位以及未来的思考会很多,结合起来会有许多感触。孙董的话让我有很多感慨,我感觉大家有很多问题想请教孙董,但由于时间关系,我代表大家向孙董提一个问题:会上的很多企业都在思考企业转型升级及产品结构调整的问题,其中有一个重要方向是做白纱的企业都想往色纺方向走。你刚才有提到,20年前你做色纺的时候,色纺纱还只是一个产品,现在已经成为一个门类和产业,你对此有何看法?对色纺这个产业未来的发展空间持何观点?

孙伟挺:色纺是整个纱线产品里的一个门类,也是一个新兴的门类。相对于传统的坯纱而言,色纺纱的市场空间还是有的,拥有成倍甚至是成几倍的市场空间。问题的关键是现在的时机是否适合。大家都非常清楚,色纺行业,华孚和百隆已经在中高端市场占据相当大的比重,某种意义上来讲,已经形成了双寡头垄断的格局,在这样的一种格局下,中小企业要进来,不是不会成功,只是你的定位很重要。

最近也有一些企业想大规模进入色纺纱行业,问题的关键是企业家的心思能够为这几十万锭投放多少?假如你的心思不在这里,你委托谁能竞争得了?是竞争不了的。所以我说要专业、专一,并不光是说我们这门技术有多专业和专一,更主要的是经验,以及你能不能想得到,能不能聚焦。对中小企业来讲,这个问题就不存在,因为你有足够的精力从一个点上苦思冥想去突破。但是现在的门槛还是高的,比如标准品,现在色纺纱标准品的门槛不比你做一些新型坯纱的低,这个时候你做标准品就进不来;如果不做标准品,你又没有这样的内功,看似可行但实际上有很多的风险,你不放库存就没有交期,放了库存又面临50%削价的风险,有这样的一个竞争格局摆在这里。行业都非常困难,你要综合看,如果哪些行业已经是被相对垄断,企业要进去的话得慎重;哪些行业是开放式的,没有一道又一道防火墙的,竞争的机会会相对中等一些。这是我的个人看法,不是阻止各位上色纺。

另外还有一条路,我在这里做一下广告,我们企业下一步也需要进一步的细分,如果各位已经在这个领域里做了有几年,有一定的积累,想做这件事,但是又苦于一些条件,比如客户资源、资金平台、运筹能力、管理能力等有些问题的,我们可以进行各种合作,股份合作式或者其它合作方式都可以。这种以细分来进行事业部的合作模式我觉得也是一种办法。未来企业都是竞合的关系,今天是完全竞争,明天也有可能转向完全合作;今天是完全合作,明天也有可能完全竞争。我们的供应商当中,自己出去做色纺纱的也有,但是甜酸苦辣,冷暖自知。在座的每一位都很清楚,市场是开放的。

谢谢大家!

品牌女装折扣货源

广州服装品牌尾货折扣批发

长款风衣女装批发

相关阅读